网球

云梦老陈_a

2020-01-16 20:05:0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2001年,我在华南企业做事。

一天,老板跟我说,汪经理,去把工地上偷钢筋的事情处理一下。

我了解了一下情况,就去了。

其实,这件事情发生,已是去年的事情了。去年不处理,拖到今年来处理,这里面的话,就有些不好说了。但既然老板开口了,不去也得去呀。心里只在不断地叨念,期盼那人不在就好了。

这个工地,就在元宝山旁边。公司作宾馆用的。公司以后的办公地点也在这里了。

这家企业属私营性质。兄弟三人共同经营。但也各有分工。老大负责生产,老三负责销售,老二总揽全盘。待宾馆建成,老二负责宾馆。叫我去处理的,自然就是老二了。

来到工地,问明哪是云梦的建筑班子,就去了。

路上,心里还在打鼓。这要是出么意外,连个帮手都没得,么搞?毕竟都是出苦力的人。一言不和,提家伙就搞的也屡见不鲜。但既然已经来了,也只有硬起头皮上了。真正出现状况,见机行事就行了。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毕竟云梦人还在这里讨生活。跑了苦主,那工头还在,一样有他好受。想通了这一节,顿感豪情万丈,气冲霄汉了。

见一班人正在忙碌,我厉喝一声,邹树平。眼睛也在四处观望。一见不对,撒丫子走人。先避开风头再来计较。心里同时也在暗想,期望不要有下文。哪知,远处竟传来诺诺的应答声,哎。

心里那个气呀!格狗日的,不答应不行啦?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我几步跨上前,见那人已近五十了,一副怂样,心里不禁有些懵了,怀疑是不搞错了。眼睛不住地四处张望。嘴里又喊了声。回答的还是那人。

那人这时也不再做事,直起身子,愣愣地看着我。一副可怜兮兮相。

我不再犹豫,伸手纠住那人的脖领子,厉声道,走。说完,大步朝前走去。

那人乖乖地跟在后面。

工地上的人见了,都停下手里的活计,抬头观望。一时竟鸦雀无声。

看来,这声震慑效果还是蛮大的。

这时,又瞥见个中年人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

回到办公室,经过一番询问,才知邹树平也只拿了几根裁下的短钢筋。也不是么成材。心里就有了宽松的打算。却又不便明言。只说叫他先回去,有么事随叫随到。也不能再跑了。要是跑了,一切责任都归工头负担。

在我说这番话的时候,那个中年人时不时在窗户口张望。我笑了笑,也不以为意,又说了几句,就叫邹树平走了。

这才对屋外的中年人喊道,进来吧,鬼头鬼脑的。

中年人呵呵笑着进来了。急忙掏烟递过来了。

我接了,笑着说道,你怕我打老邹?

中年人还是呵呵笑,却不答话。

我没好气地说,我要是打他,工地上不就打了?还等这么暂?又说,玉旨在手,不做做样子,能行?又说,芝麻粒大的事情,指甲壳子都掐的断,告诉老邹,以后莫再搞了。也莫东躲。老老实实做事就行了。又看了中年人一眼,站起来说,走吧,我也该去吃饭了。迟了没得饭了。

中年人又是呵呵笑。上前拉着我的手,说,走走走,我请你郎汪经理吃饭。随么家都不说了。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我笑着说,你想贿赂我?说着,跟着就往屋外走。

中年人笑着说,呃,么这说?我们是兄弟。兄弟之间就不存在这些。

来到餐馆,几杯酒下肚,双方各自敞开了心扉。

我笑着说,我原以为有蛮大个事,搞半天屁大个事。致于七跑八跑?把兄弟们管紧点,都几十岁的人了,给别个说几句划不来。

中年人满口应承下来了。

又是几番交谈,才知中年人的基本情况。

中年人姓陈,名学平。云梦人。十八岁闯关东,搞起偌大个基业。回家娶妻。现有四女一子。做起三间三层楼房。很是令人称羡。九0年一场官司,血本无归。才回云梦。后经人介绍,来华南包工至今。

我笑着说,难怪,难怪。

老陈疑惑地问,么啦?

我笑着答,一身的匪气。

老陈哈哈一笑,说,我倒不觉得。

二人举杯大笑。

那场面,犹如久别重逢的老朋友。

从此,我们还真成了朋友。

工地上,也太平无事了。

后来,我离开了华南。从此也断了联系。也不知道他现今的情况么样了?是回了老家云梦?还是还在武汉包工赚钱养家哩?

这个老陈,还真叫人牵挂。

共 15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语言温和顺畅,似行云流水,侃侃道来,如拉家常,唠嗑般随心所欲,却句句勾心,不得不读下去...... 欣赏佳作。 【编辑 王老大】

1 楼 文友: 2017-04-09 10:02: 4 问好,期盼新作!

回复1 楼 文友: 2017-04-10 19:42:08 谢谢。问好了!

小儿咳嗽有痰专用药有哪些
藤黄健骨丸能治腰膝酸软吗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价格
藤黄健骨丸治疗肩周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