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带着手机到异世 第一卷 第三章 处境

2020-01-18 17:50: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带着到异世 第一卷 第三章 处境

颠簸的马车上,刘洋悠悠醒来。他稍微一动,就痛得龇牙咧嘴。披在身上的衣服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换成了华贵的紫色衣袍,散乱的头发束缚在银冠下,苍白的容颜看上去多了一份尊贵的气质。

察觉到马车里的动静,赵九掀开帘子咧嘴一笑,他不经常笑所以面部有些僵硬。

“三少爷,再过几天就到濮阳城了。”

听见他的话,刘洋怒从中来刚想反驳,又牵动伤口痛得他龇牙咧嘴不止。

“您现在是刘府独子。为了您好,也为刘府好请您别再胡闹了。”赵九声音十分恳切,刘庸有过交代让他照看这位“三少爷”那么自然不能出了任何的纰漏,更何况,再过两天就能到达濮阳城,刘府一行人自然要再三小心。

“您放心这几天我派人打听过,没有您说的那个地址。”看出了刘洋的困惑,赵九随身将几本书籍置于他面前。

“没有找到自己说的地址?”刘洋心里咯噔一下,随手接过赵九的几本书籍,羊皮制成的封面摸起来很有质地,他没有丝毫顾忌一一查阅。

越是翻看,刘洋的脸色越是难堪。粗略翻看了两个多时辰后,他有些无力的靠在车厢靠背上,不自觉抿紧嘴唇。

自己到底是来到了什么样的地方?按照书籍中所描述,自己身处的正是大乾帝国,是南境中最为辽阔的帝国,疆域不知何其广袤。而更为不可思议的是,整个大乾崇尚武风,人人习武,民风彪悍,这是一个真正修武的时代。

刘洋握着厚重的书籍,手指有些发抖。他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到自己竟然出现在了这样一个世界,脱离了自己本来的科技世界。就像是一只蝼蚁离开了生存的土壤,突然间没入了海洋般,有着难以言明的彷徨。

他心绪有些起伏,突然间想到了很多,父母家人朋友……原来世界的他们,会不会误认为自己不在人间,该是有多伤心难过。哪怕是背叛过自己的那个她,若是得知这个消息会不会为自己落下一滴泪?

看出了刘洋的情绪有些不稳,赵九没有多打扰,放下了马车帘子。

随着车厢的摇晃,整个刘府上下浩浩上百人向着濮阳城行驶而去。而在沿途中,刘府有意的放出消息,刘府独子在路途中生了重疾失了心智为由,提前派人在濮阳城聘请了许多名医候着。

车厢内,刘洋一言不发。他心里有着诸多猜测,也有着诸多的不甘。曾经,他以为自己会是一个普通人和厮守的女友结婚生子过完一生,却没想到却惨遭对方的背叛,更没想到自己会出现在这样陌生的世界,上天就好像是给他开了一个极大的玩笑,如果这是梦他宁愿早点醒来,可惜不是!

“我想回去。”安静了许久,刘洋喃喃自语,随即原本无神的眼眸缓缓明亮了起来。既然自己能够出现在这里,就必然拥有一条回归自己世界的道路。此刻,他就像是一个流落他乡的游子,迫切的想要归乡。

“赵九,将更多这类书籍送来。”刘洋催促着,知道他依旧在马车外候着。

“三少爷稍等。”赵九揣摩不到刘洋的心思,当是他看了两三本书籍多了几分猎奇心,幸好这次刘府搬迁濮阳城安排周到,自然将不少藏书带上。

片刻功夫,刘洋宽大的车厢里就变得比较拥挤,按照刘洋的吩咐一堆堆这类帝国游记或者纪实甚至奇闻的杂篇都出现这里。

刘洋原本不是一个非常喜欢读书的人,记得在高中那会一旦看多书就头疼,因为这样所以当初他根本没有考上任何一所心仪的大学,出来工作也是勉勉强强没有多少成就。

车厢外日起日落,整整五日,刘洋投身于各种古怪的典籍中。但是,他依然一无所获。这些时日里,刘庸没有再和刘洋见面,他的车驾和刘洋的马车相隔十多丈,目光所及都能看见彼此的卷帘,但是一层卷帘如隔烟波般难以触及。

“大人,您找我。”赵九骑着高头大马,恭敬的靠近车驾窗口。

窗口的帘子绣着栩栩如生的仙鹤图,此时并没有任何掀开的意思。淡淡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你看紧他,过一日到濮阳城不要出乱子。另外,到城内会有医师为他看病。”

“属下遵命。”

赵九点头,刘庸口中的他自然是刘洋。前些时候刘府众人就在路上有意无意的散出消息,刘府独子生了重疾不便见人,这自然是考虑了刘洋的处境。但让赵九想不通的是,偏偏这个当口为什么要真的让濮阳城的医师手们给刘洋把脉,难道其中有什么深意?

“重疾?”

刘洋靠在车厢内的靠背上有些无力,虽然仅仅只是见过一面,但是刘庸给自己的印象十分深刻,对于这样一个差点杀了自己的人,他没有半点好感。

“三少爷可能还不清楚刘府的情况。”赵九乃是黑甲卫的领袖,虽然不苟言笑但是察言观色却十分厉害,自然看出了刘洋情绪上的抵触。他徐徐说道:“刘府按照圣谕迁府濮阳城,不仅仅是触动了地方的各势力,更是引起了朝上那些大人物的注意。”

“您可能不知,濮阳城盛产兵械而且又是屹立千年的大城文人墨客数不胜数,若是刘府站稳脚根将会产生很大的影响力。”

刘洋是科技世界的人,自然能够理解赵九话语里的意思。再联想濮阳城可以盛产军械而且又有人才资源,若是刘府能够全部整合这些,恐怕将会成为许多人都难以遏制的势力。

怪不得之前的刘府三公子会成为短命鬼,自然是哪些不愿意看见刘府势大的人暗中动了手脚。

“想要我怎么做?”刘洋多少明白局势,若是他这个冒牌少爷被揭露不但是整个刘府难逃一劫,恐怕自己也难以生存,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大人说让您按照原来的性子即可,不需要去刻意改变。”

“难怪说我得重疾,早有准备。”刘洋瞬间明悟,刘庸果然十分深沉,就算他这个假冒的刘府独子做出荒诞的事或者说出荒诞的话,也可以全部推脱为“重疾”这个缘由。就算自己不配合他假冒刘府独子,只要不死都难以逃脱对方的掌控,果然老奸巨猾。

“那好,你和他说我要改回本来名字刘洋。”他露出一个胜利式的微笑,让赵九都是忍不住一愣。

“这……”

赵九也没有想到刘洋会提出这样想法,要知道更改名讳是大忌,刘府独子本名刘正更是刘氏族老亲自撰写。

“他会同意的。”

看出了赵九的犹豫,刘洋倒是没有任何负担。对他来说,刘洋这个名字乃是科技世界亲生父母所取,哪怕来到这样一个陌生世界,自己也不能数典忘宗。既然刘庸希望自己越痴狂越好,那么当然不能让他大失所望。

当刘庸同意后,赵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虽然是黑甲卫队的领袖,经历过无数鲜血沐浴,但今天发生的事情却惊呆了他的下巴。不说刘氏宗族礼法严苛,就算刘庸本人都是一个十分注重礼节的家主,竟然会随随便便让刘洋胡闹。

“看来,这小子倒也并非不聪颖。”

车驾上,刘庸睁开双眸,嘴角划出一抹诡异的弧度。

濮阳城,位于大乾帝国西北部。这是一座经历无数战火和鲜血的千年大城,有着无数抵御外敌而发生的惨烈故事,无论是当年发生的西北之乱,还是震动数个帝国的骠骑大将封狼居胥的事际都曾以这里为起点。

这是一座真正的大城,哪怕帝国疆域辽阔,但是濮阳城却是整个西北最为强大的屏障。

一日后,刘府的车队终于到达濮阳城。

刘洋掀开车窗的帘布,借着日光终于看清了这座大城的城门。两座十多丈高的石狮子咆哮般屹立两侧,坚硬的大理石堆砌成了三十多仗高的城楼,虎背熊腰的军士扛着上百斤重的长戟伫立门口。隔着些许远,还是能感受到他们经历战火散发出来的铁血气味。

“好威武的城。”纵使刘洋是科技世界的人,习惯了高楼大厦,但是看见这样一座比钢筋水泥还要厚实的城楼,也忍不住赞叹。

预料中,原以为会有城内各大势力的人前来接见刘府众人,但是城门口却出奇的安静。对此,端坐前方车驾的刘庸没有任何的意外。只不过,进城后刘洋能够感受到在自己马车旁边的黑甲侍卫神情变得更加紧张起来。

这些黑甲侍卫可不是一般的人,都是经过精挑细选而出的修武高手,他们的感官甚至比寻常人都强上数倍,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情况,就代表着暗中有人传递出了敌意。

濮阳城毕竟是一座秩序严明的大城,而且刘庸更是朝廷亲派而来的大员,众目睽睽之下不管是对刘府怀着有如何敌意的势力,都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动任何手脚。

在城中的宅子,刘府早就派人提前过来打扫安排好。这处宅子果然十分气派,不说其他,里面自成一片小湖,众多房屋接连依水而建,布局十分清晰。

四川省生殖专科医院地址在哪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在线预约
保定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广东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厦门癫痫病医院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