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龙纹战神 第2820章 我要那铁树开花,白玉生烟

2020-01-18 04:20: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龙纹战神 第2820章 我要那铁树开花,白玉生烟

“你竟然有东皇钟?东皇钟不是早就已经破碎了吗?”

阴鸦大惊失色,不过下一刻他发现江尘的神钟金罩,似乎并不足以将她困住。

“想要困住我,根本不可能,除非你能有真正的东皇钟!”

阴鸦沉声喝道,江尘也是心神一震,这家伙竟然一眼就认出了自己施展的神钟金罩,是以东皇钟为本体施展出来的,而并非是传承于东皇无极诀,这份眼光,实在是毒辣到了极致。

果不其然,阴鸦的灵魂之力,远远超出了江尘的想象,恐怖的反震之力,直接震碎了江尘的神钟金罩,彻底被摧毁,江尘踉跄后退,神色严峻,这家伙的灵魂之力,比起江尘不知道强出多少,单凭灵魂之力,就已经彻底击垮了自己的神钟金罩。

“融合天雷!”

破晓霄金雷与九辰天劫雷两道雷霆瞬间融合在一起,雷霆闪耀,光辉无尽,强势打出,雷光电蛇,包裹着血色阴鸦,阴鸦冲击苍穹,与天雷碰撞在一起,阴鸦的灵魂之力也是迅速的闪躲而去,融合天雷的恐怖,即便是帝境强者的灵魂,也不得不避其锋芒。

两者都是没有占到丝毫的便宜,平分秋色。

“小子,看来我还真是小看你了。”

阴鸦冷声说道,江尘的天雷以及祖龙塔,甚至是破碎的东皇钟,都让她极为的谨慎,这家伙绝非等闲之辈。

“血色乌鸦,有点意思。”

一道倩影冲天而起,划破金色的残阳,出现在江尘的身边。

“倾城?是你?”

江尘无比欣喜,眼中甚至带着一抹震惊之色,这一刻没想到她竟然会出现在这里。江尘日思夜想,想要见到的人,便是燕倾城,她的出现,也让自己更加的激动,至少在这望帝山之中,江尘不用继续担心下去了。

“还真是缘分啊。”

燕倾城淡淡说道,虽然并未有热情如火的相拥而泣,但是对于江尘而言,足够了,这一世用我的万种柔情融化冰雪,我也在所不辞!虽然燕倾城对江尘并不感冒,可是内心深处,江尘几次三番为了自己甘愿付出生命,这个‘傻瓜’,她还是区别对待的,否则的话,对于任何人她都是从不假以辞色。

“你的阴鸦血脉,我要定了!”

燕倾城嘴角微微一翘,直冲九重天,婀娜身影,映衬残阳,美不胜收。

“小心,这阴鸦不简单!”

江尘沉声喝道,但是却并未出手,那样的话,只会让燕倾城反感,关键时刻,若有性命之虞,江尘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好个小丫头片子,胆子不小啊,竟然想要我的血脉,我看你是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阴鸦冷笑着说道,对于燕倾城不屑一顾。

“废话少说,你的血脉,必将为我所用。”

燕倾城与阴鸦的攻势,瞬间掀起一阵狂潮,漫山杜鹃花,都在这一刻随风飘摇。

“看来那小子,对你倒是用情颇深啊,如此镇定之人,在他眼中,你竟然能够影响到他的灵魂波动,咯咯咯,拿下你,那小子也就不攻自破了。”

阴鸦心中笑道,江尘的眼眸之中,看向燕倾城,只有浓浓的爱意,而且是那种视若生命的珍惜,全都被她看在眼中。

“男人,没一个好东西。哼。”

阴鸦冷笑着说道,瞪了江尘一眼,与燕倾城已经是短兵相接,阴鸦不断幻化出一道道血色长蛇,与燕倾城斗战正酣,江尘也是全神贯注,唯恐燕倾城受到伤害。

两人斗了百余招,都是不分胜负。

“难道倾城的实力,又有了巨大的提升了吗?这阴鸦的实力,可是不容小觑啊,若非凭借着天雷对其灵魂的强大威慑力,连我都未必是其对手。”

江尘眉头紧皱,有些担忧的想到。

可是就在霎那之间,果不其然,阴鸦的灵魂之力,瞬间铺满整个杜鹃山,连江尘都是避之不及,燕倾城在一瞬间灵魂被镇压,心神失守,而阴鸦也是趁机入主燕倾城的身体之中。

“不!”

江尘瞳孔紧缩,低吼一声,想要出手拉住燕倾城,但是当她回眸的那一霎那,一抹柔情蜜意的笑容,却已经将江尘彻底融化,就像是当初那个天真烂漫的城主府的小公主,眼神深处的柔情,几乎要将江尘融化。

那一颦一笑,那一抹回眸的绰约风姿,那一瞬的香气,都让江尘坠入了爱海之中。

“倾城……”

江尘喃喃着说道,内心世界,几乎就要被攻陷了。

“轰——”

江尘的脑海之中,一阵巨响轰然响起,如同晨钟暮鼓一般,当他醒悟过来的时候,才明白过来,燕倾城,已经变了!

“该死的家伙!混蛋。”

江尘怒骂道,这个家伙,竟然侵入了燕倾城的身体之中,江尘气的浑身颤抖。

“你不要逼我,否则的话,我保证,整个杜鹃山,都会被夷为平地的!”

江尘颤抖着说道,双眼赤红,目视着燕倾城,可是如今的燕倾城,已经物是人非,那眼神,与刚才的阴鸦,一般无二。江尘早就该料到,这阴鸦,绝对不是什么良善之辈,自己还是大意了,并且连燕倾城都被她掌控了。

万一燕倾城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江尘又该如此去面对自己呢?

“好可怕的眼神,只不过对我而言,已经是无用,我已经死了,又怎么会在乎你的威胁?咯咯咯,除非你连你自己最心爱的人,也一并斩杀。”

‘燕倾城’微微一笑,百媚丛生,可是江尘见到如此笑意优雅的倾城,却无论如何也笑不出来。

“你究竟想要怎么样?”

江尘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个阴鸦,绝对是有着大阴谋的家伙。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尤其还是一个这么漂亮的女人,我也不想为难她,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燕倾城’意味深长的说道。

“说。”

江尘沉声道。

‘燕倾城’望向那白色的大峡谷,喃喃着说道:

“三千里外,沧海明月峡,我要那铁树开花,白玉生烟,我要他,亲自来见我。”

北京德胜门中医院心脑血管科的电话
上海六一医院挂号
牛皮癣治疗蚌埠哪家医院好
广州治疗卵巢炎医院
厦门治疗白癜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