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绝代玄尊 第1585章 修灵祸害

2019-10-12 18:53: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绝代玄尊 第1585章 修灵祸害

这个少年似然年级不大,可是估计在宗门中的辈分不低,一句话说完,立即从后面涌上来一大帮人,一个个全都对着何三巴怒目而视。..

那个为首之人脸上露出得意神色,摆出一副威严的模样,扭头对少年说:“十三,不许仗势欺人,为师平时是怎么教导你们的?都退下!”

少年赶紧做出一副低头受教的姿态,嘴里说着:“是,师父!”可是却没有让后面的那帮人退回去,依然站在原地。

那师父扭过头,看着何三巴说:“修灵之人要心平气和,切不可妄起争执。看你也是年轻气盛,赶紧带着你的人回去吧!这天下之大,藏龙卧虎,可不是你们肆意胡闹的地方。那神物既然是无主之物,自然是有德者拥之。你们想用武力来抢夺,那与盗匪何异?真以为这天下没有英雄了?”

就算被这么多人逼视,何三巴也没有丝毫的惊恐神色。这才多少人,想当年几十万大军兵临山下,飞麓山上的汉子哪个怕过?

看着这个什么师父一脸道貌岸然的模样,何三巴也没有等他说完,不屑的往地上啐了一口,冷笑着说:“老子本来就是盗匪!还以为你们是想着行侠仗义呢,搞了半天也是为了抢神兽啊,还装成公正分明的模样,真是虚伪至极,老子都快吐了!就凭你们这些货色,还配说什么有德者拥之?我呸!”

怎么说也是修灵大宗,什么时候被人这样侮辱过?就连那个师父的脸上都是青一阵白一阵,气的说不出话来!

那少年也火了,指着何三巴大骂:“不识好歹的东西!给我打,打死这个混蛋,既然你想人多欺负人少,老子就让你看看,到底谁人多!”

身后的一帮人马上就冲了过来,何三巴临危不惧,把右手双指放在嘴里,然后用力一吹,尖利的哨声立刻响彻山林!

不知道为什么,少年和身后的一帮人听到这哨声都是心中一颤,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

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在所有紫袍人的心头,很快就得到了证实。随着山林中树叶的哗哗响动,一阵阵口哨在山上响起。

感觉好像四面八方都有人冲下来,数量绝对上千!何三巴一脸狞笑的看着少年说:“想打死我?那你快点动手,不然的话等会就没机会了!”

那少年早已吓得面如土色,下意识的躲到了师父的后面

。师父的脸上也浮现出惊慌神色,可是碍于身份,马上又克制住,一脸严肃的看着何三巴说:“小徒顽劣,得罪了阁下,为师为他陪个不是!大家都是修灵同道,何必要做的水火不容,伤了彼此和气?”

“现在怕了?晚了!”何三巴一脸的狞笑,此刻从上面下来了两千多人,全都冲到了他的身后,何三巴也不解释,只是指着面前这帮紫衣人,对身后的兄弟大喝:“打!”

没想到对方竟然是这样的土匪行径,一言不合就要开打!一帮紫袍人脸色都变了,他们整个观门也就一千人,可是现在人家是他们的两倍,怎么打?

顿时整个山涧就传来了一声声惨叫,飞盗寨的盗匪们对于打群架那可是熟门熟路,进了修灵界之后更是深谙群架的精髓,这些紫阳贞观的人虽然修为也不弱,可是不懂得一群人之间如何配合,很快就被这帮盗匪给打的只剩下了抱头鼠窜,毫无还手之力!

这一下飞盗寨的凶名可就传遍了元阳山,一夜之间,几乎所有在元阳山上的修灵门派都知道了飞盗寨这么一个名字,见了这帮人,个个都是敬而远之!

夜色已浓,山间露水很重,这些修灵人出门并没有带着帐篷,而且也没有干粮,甚至连换洗的衣服都没有几件,这是跟行走江湖的人最大的不同。

只要能有坐着的地方,他们就能睡觉,随着夜色的加深,山上也就安静下来,修灵人都各自找地方休息了。

不过还有人没有睡。趁着夜色,一帮人小心翼翼的行走在山林间,他们身上穿着紫色的衣袍,在黑夜里并不显眼,在山林中更是不容易被看出来,一个个提着刀剑,沿着山坡不断的向上爬。

这些都是紫阳贞观的人。他们一个个鼻青脸肿,模样狼狈,全都是拜上面那帮盗匪所赐!

这并不是他们不能忍受的,区区外伤对于修灵人来说,也就是两三天的功夫就能养好。可最令他们无法忍受的是这种屈辱!

紫阳贞观在寅朝的时候就被奉为“皇观”,跟寅皇关系匪浅,特意被准许身穿紫袍。

在玄寅大战的时候,紫阳贞观以修灵避世为由,没有派人去帮助寅皇。或许在寅皇的心中,紫阳贞观这点人这点实力,也看不到眼里,只是把他们当成自己日后控制修灵界的一颗棋子,还没到用的时候。

令双方都没有想到的是,寅朝的灭亡竟然是这么的摧枯拉朽。玄军在江南势如破竹,真正遇到的抵抗不多,所以很快就已经控制了整个江南!

这个紫阳贞观就是在江南大山之中,这个时候寅虎再想起他们来已经是来不及了。随着寅朝的沦陷,紫阳贞观却因为这件事而松了一口气,幸好当初没有帮着寅皇对玄军下手,否则还真的会导致灭顶之灾!

紫阳贞观打的是出世道的修行法,却也不是完全出世。这一点不像明宗禅院,直接就是旗帜鲜明的加入了玄军。

在所有的修真派系之中,紫阳贞观打的是名气牌。每隔一段时间会派出门人,去江湖上做一些行侠仗义的事情,为宗门赢得一些良好的口碑。

当然这些事情不能太危险,而且不能太吃亏。只是有几次做的太过了,被人看出是自己人冒充正邪双方,演一场戏给江湖看,所以紫阳贞观的名声一向是褒贬不一。

不过今晚,他们要做一件大事了!就是趁着夜黑风高,利用一些特殊的迷药,把上面那帮盗匪统统杀掉!

迷药在半个时辰之前就已经在山腰处点燃,会不断上升,让住在上面的那帮盗匪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时候全都昏睡过去,就算是把刀架在脖子上都不会醒!

现在已经摸到了这里,对方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就说明他们已经睡熟了,等下见到人直接抹脖子就行!

对待那帮人,就得自己下刀,跟杀鸡似的,一刀一个脖子,那才痛快,那才解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自己一帮人挨了一顿揍,这脸算是丢到家了!

紫阳贞观建立以来,还真没吃过这么大的亏,现在被一帮盗匪给折了这么大的面子,这口气他们可咽不下,非得把那帮人都杀了不可!

已经到了那帮盗匪睡觉的地方了。傍晚的时候少年特意观察了一番他们的活动,这帮家伙居然还喝酒吃肉的好不快活,而且一个个吃饱喝足就在山涧旁休息,所以他知道这帮人就在这附近了!

少年举着刀,扭过头对身边的人做了个斩首的动作,意思是见一个,杀一个!

一帮人转身就隐入了山林之中,像这样的事情,他们以前可没少做,现在做起来当然也是熟门熟路!

可令所有人意外的是,他们找寻了一大圈,竟然一个人都没有找见!那帮山匪,居然不见了!

难道他们已经走了?可是几千人的迁徙,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不可能连一点动静都漏不出来!可是如果没有走,他们都去哪里了?难道这帮人修行的全都是隐身术?这可是天大的奇闻了!

少年跟着师父两人也是面面相觑,目瞪口呆,明明看准了人在这里,才下的迷药,这时候竟然是连人影子都不见,真是活见鬼了!

两人站在一棵大树下,看着前面水涧边的门人一个个茫然四顾的模样,有些难以抑制的惊恐。难道对方那帮人,都是一群深不可测的神仙?

“你们在找什么?”头顶上传来一个慵懒的声音,把下面的一对师徒吓得差点蹦起来,骇然抬头,却看到树杈上坐着一个年级也就二十出头的少年,正斜倚在树枝上,懒洋洋的看着他们。

“你是什么人?!”师徒二人震惊的连声音都变了,紧握着手中兵器,浑身颤抖的看着那个年轻人。

那年轻人就是玄宝,也不见任何动作,身体就离开了树杈,冉冉落到地上,看的一帮人全都是目瞪口呆,这是什么?轻身术还是真正的御气飞行?这人身上毫无灵气,为何会有这样的修为技法?

玄宝就站在那一对师徒的面前,眼睛直视着他们,就像是是两把利剑,插进他们的内心,让他们不敢与之对视。

“你们想找我的朋友吗?是来杀他们的吗?那些迷毒是你们放的吗?既是正道中人,为何要做这些下作的手段?”

那师父打了个哆嗦,抬起头来,把心一横,冷笑一声说:“胜者为王败者寇,只要你有实力有势力,谁还敢评价你的手段下作还是上乘?”

玄宝摇了摇头,指了指天,又指了指地,然后指了指自己的心口,眼睛淡然的看着那个师父。

“别给我来天知地知这一套!”师父一脸恼怒的瞪着玄宝说:“修灵就是为了长生,为了超越这人间的富贵,享受着万人敬仰!谁挡我,我就杀谁,谁让我折了面子,那我就把他的人头剁下来!既然你是那帮盗匪的朋友,现在你的朋友都跑了,老子就只好宰了你泄愤了!”

这师父也不知道为何,今晚心中的戾气很重,总有一股难以抑制的杀气在胸中纵横。

玄宝看着他,摇头叹息:“己不正,如何授徒育人?有你这样的修灵者,才是修灵界的祸害!”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技术怎麼样
武汉民生耳鼻喉医院手术价格是多少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在哪里
武汉民生耳鼻喉医院大概费用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位置在哪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