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江山美人志 第三篇 横扫六合 第一章 金戈初举 第二十六节 逆袭(1)

2019-12-05 08:39: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江山美人志 第三篇 横扫六合 第一章 金戈初举 第二十六节 逆袭(1)

“该来的终于来了!这些该死的唐人,果然不能相信!还有那些卑鄙的吕宋人,一样不是好东西!”苏沃洛夫几乎是咬紧牙关从蓝堡赶到克尔曼城的,一天的长途奔行让苏沃洛夫疲倦不堪,但是这种情形下他却半点不敢疏忽,唐军既然越过了伏尔加河向克尔曼行省进军,那说明吕宋人肯定和唐人达成了某种默契,就像自己也以为和唐人达成了某种默契一样,只不过笑到最后的是吕宋人,早知道唐人这般无耻,自己就该派出轻骑兵沿路袭扰,唐军根本就不可能如此轻快的深入到了克尔曼行省内地。

和苏沃洛夫一起赶到克尔曼城的还有联盟负责和唐人谈判的外交全权大使费米子爵,当他惊闻唐军在克尔曼行省南部大举进攻时,几乎要精神崩溃,他当然清楚这会给自己的政治命运带来一个什么样的后果,正是由于他的全力推动才会让苏沃洛夫勉强接受了他所谓的驱虎吞狼之计,没想到这头虎没去吞狼却反噬了猎人一口,而且这一口咬得如此深,几乎就要了人的命。苏沃洛夫一直就对和唐人单独媾和持怀疑态度,但是费米子爵优秀的口才最终还是让苏沃洛夫同意了让费米子爵一试的意见,毕竟和唐人多达近五十万的大军相比,汉森同盟三个兵团兵力显得太过薄弱,能够让唐军先行和吕宋人交锋无疑是都愿意见到的一幕。

正因为如此唐军在伏尔加河畔的活动才会如此顺利,在伏尔加河上多座浮桥的搭建也曾经引起了苏沃洛夫地不安,但是唐军给出的解释是为了迷惑吕宋人,没想到没有迷感住吕宋人却把己方真正给蒙了进来。九万大军在南线发动攻势,几乎一下子就插入了克尔曼行省的心脏,如果不是苏沃洛夫一直怀疑唐军的诚信度专门安排了两个万人队作防范,唐军就能一路夺下克尔曼城,像克尔曼城这种用黄土垒筑起来的破城根本无法经受得了唐军攻击的。

唐军地猛然掉头突袭克尔曼让费米失魂落魄,他甚至不敢呆在蓝堡。只能咬着牙关和苏沃洛夫一起赶到克尔曼城,好在苏沃洛夫并没有将推卸给费米子爵,在这个时候同舟共济才是最重要,相互推诿只会给敌人更大的机会,何况费米子爵在同盟内仍然有着相当厚实的人脉基础、苏沃洛夫清楚费米子爵不会因此垮掉。但是自己一味推卸的话,那倒是有可能全部落在自己头上。

顾不得休息,草草擦拭了一把脸,苏沃洛夫便立即召见两名万夫(骑)长,和唐军交手对于苏沃洛夫也是第一次,虽然知道唐军能够把腾格里草原上的游牧蛮族打得落花流水。也能和北方与西大陆民族同族同宗的利伯亚人拼个难解难分,这样地军队战斗力肯定不会弱,但是对方军队的特点究竟如何,苏沃洛夫还是想听听第一线将领们的看法。

“没有发现重装甲步兵,骑兵数量也不多,轻甲步兵推进速度很快,战斗力均匀,士气高昂,防范骑兵袭击很有经验。呃,根据属下的估算,应该和同盟军队战斗力相若,不过和我们汉诺威军队相比还是差一点的。”一名万骑长听得主帅发问,斟酌着语言回答。

“元帅大人,根据敌人番号显示应该是两支部队,后面那一支部队经验不足,展开速度太慢,暴露形迹过早。如果不是这两个原因,只怕属下这个万人队没有这么轻易能够脱身,但是他们的部队应该是一支有经验地老部队,我们的有进和反击都没有能够占到便宜,战斗力也相当强悍、战斗激烈的那种程度是属下这支部队只有在和法米尼帝国步兵交锋时才感受得到。”另外一名步兵万失长要客观许多,“两支部队配合不够默契。不过属下不清楚是不是与他们第一次与我们交手有关。”

苏沃洛夫皱着眉头分析着,旁边侧坐的是汉诺威第二兵团兵团长卡杜加子爵,一个身经百战的军人,曾经在西边和法米尼帝国军队交锋数次未落下风的荣誉将军,即便是苏沃洛夫也相当尊重对方,只是因为对方出身较低,所以爵位还只能在子爵这一级徘徊。

“斥候发现敌军至少有六个师团的番号,从我们观察的数量来说,也应该在十万人以上,和唐军的捷洛克军团兵力大体相若,属下认为唐军是准备从这里打我们一个措手不及,占领克尔曼城,这样一来不但可以借势向法罕行省推进,也从侧翼威胁到了蓝堡。”万骑长显得有些兴奋,喋喋不休地插言道。

“是么?”苏沃洛夫淡淡的搭了一句,没有再多问,在克尔曼行省东面还宙唐军的两个师团在虎视眈眈,现在虽然还没有接到消息,但那里肯定也将爆发一场激战,吕宋人明显抱着和当初自己一方一样的想法,不会给唐军以任何牵制,唐军可以肆无忌惮的调动他们所有兵力,在这样的情况下,步步退守事实上只能延缓敌人的进程,但是却无法挽回战局,这种四五个师团抱成团的大集群,让自己根本就无从下手,事实上就是在拼实力,拼消耗,自己手中的筹码并不多,这样拼下去对方有恃无恐,而己方迟早是个败局,但是若是不拼,敌人步步深入,己方根本无法找到合适机会围歼对方,也是同样结局,这让苏沃洛夫感到无比头疼。

“卡杜加将军,您地看法呢?”苏沃洛夫者出这位兵团长似乎有些兴致不高,试探性的问道。

“苏沃洛夫大人,您若是要听真话,我就建议您,我们应该从这里辙退,现在形势对我们不利,敌人数量优势太过明显,这样前下去对我们不利。但是也许政治因素让我们不能退却的话,那我的意见那就是选择一个合适地方和唐军来一次大规模会战,这里也可以,在克尔曼东部也可以,那就要身您的意思了。”

卡杜加的话似乎有些呛人,苏沃洛夫明白对方的不满由来何处,这一次同盟出兵以汉诺威公国为主,但是却让自己这个图林根王国地将军充任了主帅,难怪同盟军中这些汉诺威军队有些不太满意,不过作为军人,苏沃洛夫相信他们不会在背后耍什么心眼,话语中有那么一些不满也无可厚非。

撤退当然是不行的,再没有走到最后一步的情况下,撤退是在葬送在座所有人的政治生命,苏沃洛夫清楚这一点,也许这里真还是一个不错的会战地点,东边还没有传来消息,那么在这里发动一场战事也算是可以接受的。

展伯涛没有料到敌军的主帅此时就在克尔曼城中,他也没有想到苏沃洛夫其实在来之前就已经下定决心在这里要给唐军一个深刻教训,但是从上午的那一场遭遇战中他就已经察觉到了汉森同盟军的凶悍,从下午开始他就要求刚刚扎营的各部开始挖掘拒马沟和加固营栅,防止拥有强大重装骑兵的敌军冲击主营、当然这只是他的一种下意识的要求、他自己也没有想到他的这种谨慎拯救了整个南线集群。

如同暴雷般的铁蹄声从数里地外传来让一直没有入睡躺在床上休息的展伯涛一下子从床上窜了起来,一个令人恐惧的念头一下子挤入展伯涛的脑海中,敌人袭营!

没错,汉森同盟军几乎是连喘息都没有来得及喘息,苏沃洛夫让随自己赶到的机动部队在第一时间与己经严阵以待的汉诺威第二兵团主力合兵一处,马不停蹄的就对同样刚刚站稳扎营的唐军发动了逆袭!

不是一次普通的袭击,而是汉诺威第二兵团两个重装骑兵万骑队加上苏沃洛夫带来的一个万骑队重装骑兵!三个万骑队的重装骑兵,这是一个令人惊恐的数字,它足以摧毁任何一个敢阻挡在他们面前的障碍,无论是步兵方阵还是营栅鹿砦!

苏沃洛夫从来就不是一个习惯于被动挨打的人

,在图林根王国时他就以骁勇善战著称,但是他并不乏睿智,多年的战争经验已经让他从一个小贵族完全转变成了一个职业化的军人。从与法米尼帝国大军争锋到与游牧蛮族较量无论是占据优势还是处于下风,他都更喜欢主动的发起进攻,哪怕是为了赢得更好防御态势,他觉得都应该主动的选择进攻来确保目的的实现。而唐军在克尔曼行省南部的主动枕起战争元疑是给了他这样一个机会,所以当他在一听到唐军北进之时,他就将自己手中唯一的两万预备队带来了,也许只有给唐军一个深刻的教训才能制止唐人过分贪婪的欲望。

宝宝发烧手脚冰凉怎么办
宝宝尿黄怎么回事
小孩白天不发烧晚上发烧怎么回事
丁桂牌薏芽健脾凝胶
分享到: